beplay体育中国官网

春天的第二种绝色丨酡颜美人醉红雨瓢泼朱颜酡

  若论最好的颜色收藏家,大概都比不过这两位:春天和诗词。春天的藏品丰厚而灵动,诗词的收藏久远而风雅。即日起,我们每日从潇湘春色间,借一种颜色送你。春天还未草草收场,当你撤下心防,跨出门去,会发现万千绝色正在赶来。

  太暖的阳光照得人发懒,大朵的普贤象拥挤地垂在枝上,红红白白,衔着露水,像是刚哭过,又赧赧然笑起来。

  这种花蓬松的样子,总让人想起小时候,班会活动前用皱纹纸做的手工装饰。永远炸锅的教室,潮湿的鬓发,和毕业前同样哭了又笑,酡红的脸。

  酡颜,意为“饮酒脸红的样子”,也泛指脸红的样子。元稹的《酬乐天劝醉》这样劝人:“酡颜返童貌,安用成丹砂?”刘禹锡《百舌吟》又说:“酡颜侠少停歌听,坠珥妖姬和睡闻。”士既醉,时仰时卧,跌跌撞撞;美人既醉,红雨瓢泼,朱颜酡。君似江南柳,卿若四月风。

  这是桃花源,人面与桃花相映;是东婺山,觅春的脚步与花谷相逢;是雪峰山,寒潮突至,“速冻”的春色。春将晚,宜自独酌,雨磨墨,江河以酒,对饮日月。春服既成,宜与知己畅饮谈天地辽阔,意气风发。

  这种白白粉粉的花儿便是普贤象。它们比很多品种的樱花开得晚很多。谜底 3月28日摄于长沙西湖文化园

上一篇:镇安瑞琪药业大健康产业暨组建招商引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”在镇安瑞琪药业大健康产业集

下一篇:没有了